中华·魂
发布时间:2015-09-27 浏览次数: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问我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站在长城头,我张望,我向往盘踞在苍茫大地上威武雄风的巨龙。它的威武咆哮在我的耳边久久回荡,它的魁梧身姿在我眼中深深印刻。在深夜的梦中萦绕着中国,中国。那正是我心中雄壮的祖国。

掀开摞摞发黄的历史,在白骨累累的历史中,我们看到一个个举着明晃晃钢刀的刽子手,一只只满口鲜血的魔鬼,一头头啮着血淋淋心肺的豺狼,一群群叼着头颅的恶犬和一淌淌鲜艳刺目的血!还记得圆明园的废墟吗,那曾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壮观建筑?还记得“东亚病夫”的凌辱吗?鸦片战争腐蚀的不仅是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的魂魄还记得731部队的“马路大”吗?那一双双冻伤的手,一张张毁坏的脸颊。

这片沧桑的大地曾被联军撕破,但它忍住疼痛坚强的为自己缝补,这个苦难的大国曾被炮火轰击得血肉模糊,但他忍住耻辱沉重的重新站立起来。我们的中华拥有着刚一样的坚强,火一样的热烈,水一样的迅猛,山一样的巍峨。

70年前它以卑微的姿势匍匐前进寻求生存,70年后它以最挺拔的军姿屹立在大地上受人瞩目。当飞机的轰鸣伴随着国歌奏响在天安门城楼上,当坦克的履带紧跟着将士的步伐压踏过故宫堂前的马路,当枪支混合着礼炮打响在北京的苍穹下,我便知道,不愿做奴隶的华夏儿女在打压屈辱面前力扛千鼎用双肩撑起了苍天,用双脚踏稳了大地。

是什么在支持着我们拼命的奔跑,是什么在鞭策着我们奋力的向上。是中华魂!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灵魂!“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霍去病在抗击匈奴、保家卫国的边疆战场上,马不卸鞍、衣不解甲地度过了戎马一生。“白雁上林飞,空传一书札。牧羊边地苦,落日归心绝。”苏武出使匈奴,被扣留。多次威胁利诱,欲使其投降,扬言牴乳得归。历尽艰辛,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意。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屈原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服民心,为了国家九死其犹未悔,最终恨投汨罗江。这些英雄这些勇士,都共同拥有着中国魂,一颗热爱国家热爱民族的心,一缕为国万死不辞的铿锵魂魄。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谱写了一曲雄浑的壮歌。

伯里克利曾说过“一个人在私人生活中无论怎样富裕如果他的国家被破坏的话也一定会牵入普遍的毁灭中但是只要国家本身安全的话个人就有更多的机会从私人的不幸中恢复过来”可见国家的安危与个人的幸福紧密的联系,我们都需要有一颗无畏的中国魂有一颗坚硬的爱国心。

用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这里曾经变成灰烬,那里混合的只是血和泥。

这一条河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夏天,天空繁星如名钻,绿树荫下有黄鹂美妙的歌声。

秋天,田中稻穗如波浪,硕累果摘下有甜蜜的芳香。

冬天,山上寒梅如红血,白雪花捧上有清凉的触觉。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回回头看看我深沉爱着的土地现在暖和,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这里烙印着昭君的中国魂,谁说巾帼不如须眉。这里埋葬着文天祥的中国魂,留取丹心照汗青,无畏的爱国魂。这里站立着岳飞的中国魂,背睑刺字精忠报国。勇猛的先人用血泪为祖国冲刷出一条康庄大道,我们的铁蹄才得以在前进的路上踢出快速清脆的声响。

在橄榄枝和平鸽普遍的今天我们也不要丧失了中华人民传承了五千多年的中华魂。我们怀着一颗赤诚的心去拥抱这伟大却寂寞的祖国,给予它温暖与力量。我们用澄澈的双眼瞩目这腾飞的巨龙,给予它自信与动力。我们用智慧的头脑去信仰这悠久的古老书片。是它教会我们强大时要谦虚,屈辱时要忍耐,发展时要实际,平和时要珍惜。

你是昂首高吭的雄鸡,唤醒拂晓的沉默, 

你是冲天腾飞的巨龙,叱咤时代的风云, 

你是威风凛凛的雄狮,舞动神州的雄风, 

你是人类智慧的起源,点燃文明的星火。 

你有一个神圣的名字, 

那就是中国! 

那就是中国啊,我的祖国。 

冯元贞 重庆医科大学第二临床学院临床医专业2015级甲1班  

                                    指导老师:许瀚月

© 主办:校团委 / 承办:校学生宣传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
/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医学院路1号 / 邮政编码:400016